半月谈微信

首页 >> 系列资料/专题 >> 新世情系列资料 >> 能源 >> 世界能源版图新变化 >> 阅读

世界能源版图新变化

2017-01-20 09:43 来源:时事资料手册网刊 编辑:苏蕾
分享到:

相关内容

图为美国北达科他州的多个油井。(新华社/路透)

第三次能源转型

据《经济日报》2016年8月18日报道,当前,全球能源正在进行第三次转型。此前,第一次是煤炭取代木材成为主导能源,第二次是油气取代煤炭成为主要能源。当前正在进行的第三次能源转型处于初期。

1.开发利用可再生能源是当前全球能源转型的重要内容。

近年来,清洁、低碳、可再生能源发展迅速,并将取代化石能源成为主要能源。从电源结构来看,可再生能源已成为仅次于煤炭的、全球第二大电力来源,IEA(国际能源署)预计,到2030年前后,可再生能源将超越燃煤发电,成为全球最大电力来源;到2040年,可再生能源电力将占所有新增发电容量的一半以上。从燃料结构来看,生物燃料和电力已部分替代石油。

2.以建立低碳、可持续的能源供给与能源消费体系为目标。

当前的能源转型源于对高碳能源使用后果的科学认识以及低碳能源利用技术的快速发展,人类的自觉行动加上科学技术进步构成推动第三次能源转型的基础。传统的能源消费正在向绿色、低碳方向发展。

3.合作共赢、政策引导是当前能源转型的重要特征。

能源转型所要解决的资源问题、气候变化问题和安全问题是全球性问题,仅依靠少数国家不能取得明显效果,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形成国际合作机制,促进世界各国共同行动,实现能源转型。

4.能源转型是科技进步推动下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

当前正在进行的能源转型虽然政策引导的作用突出,但是推动能源转型的根本力量仍是科学技术。

新华社2016年8月16日发

世界能源发展概况

【石油】尽管2015年世界石油需求增速有所提高,但供应过剩局面并未扭转。IEA在2016年1月《石油市场报告》中估计,2015年全球石油需求总量增长160万桶/日,但供应总量增长270万桶/日。非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仍是世界石油需求的主力。2008年以来,非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原油的增量主要来自美国,来自美国的非常规油气革命,来自页岩油、致密油的增长。在页岩气(是存在于富有机质泥岩及其夹层中、成分以甲烷为主的非常规天然气,是一种低碳、清洁能源;与常规天然气相比,页岩气开发具有开采寿命长和生产周期长的优点)革命的推动下,美国原油产量大幅增加,2015年12月18日,美国解除了长达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

【天然气】2015年,全球天然气剩余储量达189万亿立方米,产量约为3.67万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4%,增速是上年的两倍。增幅较大的地区是北美、中东和非洲。市场供需呈持续宽松态势。

【煤炭】2015年,主要产煤国中,中国原煤产量37.5亿吨,同比下降3.3%;美国煤炭产量约为9亿吨,下降10.0%;印尼煤炭产量3.92亿吨,下降14.4%;澳大利亚煤炭产量约4.5亿吨,同比持平。在当前能源体系中,煤炭仍占有重要地位,其占一次能源的份额为1/3左右。但伴随着新能源技术的突破性进展及世界性能源结构的调整,煤炭在世界能源消费中的占比在逐渐下降。多国已提出“终结煤炭”主张。

【可再生能源】可再生能源主要包括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地热能、潮汐能、水能等,每个国家都拥有至少一种丰富的可再生能源。IEA数据显示,2013年电力行业中22%的能源来自可再生能源。

【电力】电力是二次能源,利用发电动力设备将化石燃料(煤、石油、天然气等)的热能、水能、核能、太阳能、风能、地热能、海洋能等转化为电能。电能的生产和消费过程在同一时间内进行,不能大量储存。随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近年来,全球能源和电力消费增长也呈现放缓态势。

这是在日本鹿儿岛县萨摩川内市拍摄的川内核电站1号反应堆。(新华社/美联)

当下世界能源格局三个特点

(一)供需关系和定价机制的变革导致能源价格持续低迷。

从供需关系看,“供给西进”和“需求东移”是当今全球能源的主导路径。供给端,由于页岩油气、油砂、重油等新技术的大规模应用,以美国为代表的非常规油气产地大有替代中东、俄罗斯等传统油气产地之势。需求端,美欧发达国家工业化进程已逐步走出依靠能源消耗换取各项发展的阶段,对能源的新增需求在极大程度上被能源使用效率的提升所覆盖,因此能源消费增势已显著趋缓。同时,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对于能源的渴求正在与日俱增。

从定价机制看,OPEC和IEA历经数十年时间建立起的定价主导权,在数年内即被页岩油气等新技术带来的大量增产所瓦解。“去产能、去库存”只能寄希望于“冻产”等非常规手段。然而,各生产国之间的禀赋差异使得“冻产”的愿望反而变成了新一轮产能竞赛的导火索。当今原油库存较前几年已有大幅提高。

(二)需求导向使得全球能源结构发生重大调整。

在当今世界的能源结构中,石油、煤炭和天然气牢牢占据前三名的位置。但未来,随着能源需求的不断变化,全球主要能源结构也将发生重大调整。总体趋势可以概括为:低碳化和可再生化。

2000年~2014年,中国煤炭需求年均增长8%。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煤炭需求国。但是,随着减少碳排放意识的日益增强,煤炭将逐渐被天然气等更加清洁的能源所替代。页岩气在全球的大规模推广也使得天然气价格有较大程度的降低。

(三)能源产品的金融属性日益凸显。

作为重要大宗商品,石油等能源产品在动荡的全球经济形势下体现出越来越强烈的金融属性。投资者早已将商品期货作为对冲美元风险的重要手段。一定程度上,增强的金融属性对能源产品的价格发现起到积极作用,但金融市场放大了能源产品的价格波幅,弱化了能源价格与基本供需的关系,无形中推动投机并扩大了风险。

世界能源格局走向三个趋势

(一)能源供给逐步呈现出扁平化、离散化的发展趋势。

过去几十年,全球能源一直被少数国家的少数寡头企业所垄断。以页岩油气、光伏发电为代表的新技术能源终结了这一局面。“分布式”取代了“集中式”,“矩阵式”取代了“单点式”。从事能源开发利用的企业越来越轻量化。单个企业可能仅仅满足附近区域的能源需求。大规模的集中开发、调配依然存在,但重要性将会逐步减弱。随着能源企业的轻量化、区域化,全球能源供给格局的多极化趋势将进一步发展,逐步呈现出扁平化、离散化的特点。

(二)能源格局变迁,将对世界政治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在“供给西进”和“需求东移”大背景下,美欧国家在供给侧的话语权显著增强,中国、印度等亚洲国家在需求侧的话语权也显著增强。美国将进一步摆脱对中东地区石油的依赖,但对新兴国家而言,中东地区的供给优势可能成为与西方谈判的重要筹码,其战略意义反而增强。

(三)能源价格低迷,将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深远影响。

能源产品的大宗商品属性和金融属性使得其对全球经济波动起到重要的传导作用。在价格下跌之初,多数经济学者预测下跌虽然会损害能源输出国的投资和就业,但同时也将增加进口国民众收入,从而扩大消费,并通过国际贸易途径抵消油价下跌的负面影响。但事实上,从美联储公布的情况看,其实际效果不及预期。此外,能源价格下跌所带来的通缩风险正随着新兴市场风险的加剧而逐步加强,并可能借助能源产品极高的流动性向全球扩散。

[据《经济日报》、新华社、中新社、《世界能源发展报告2016》(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6月出版)等资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