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微信

首页 >> 系列资料/专题 >> 新世情系列资料 >> 科技 >> 世界主要国家科技创新体制机制探究 >> 阅读

世界主要国家科技创新体制机制探究

2017-01-20 08:35 作者:刘润生 来源:时事资料手册网刊 编辑:苏蕾
分享到:

作者:刘润生,为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副研究员。

 

2016年4月27日,在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与会者在史陶比尔集团展区参观数字化工厂模型。(新华社记者 张帆 摄)

当前,不少国家立足国内外形势,强化科技创新战略,着力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把创新置于国家战略的中心突出位置。

努力提高科技创新的统筹协调水平

随着人们对创新理念、创新过程及其决定因素的认识不断深化,科技创新政策的范围在拓宽,复杂性在上升。加强协调成为一项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任务,科技政策更加需要在“整个政府”有效运作。

一是制定实施国家科技创新战略。国家科技创新战略是加强统筹协调的重要手段。它通常包括广泛的磋商和评议,能够将科技创新的愿景与国家社会经济发展联系起来,为科技创新的公共投资设定优先序,确定政府改革重点,注重吸引各方面利益相关方参与。近年来,美国、英国、日本、法国、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纷纷制定实施国家科技创新战略。

二是强化科技创新高层政策委员会职能。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高层政策委员会致力于创新政策,有的国家还扩大了已有委员会的职权范围。如,日本政府积极推进科技振兴与创新政策一体化进程,将内阁府“综合科学技术会议”改组为“综合科学技术创新会议”,从根本上强化其司令部职能,使之在权限、预算方面发挥更强的推动作用。

三是推进科技资助计划管理改革。主要是加强部门间计划制定和跨部门创新议程的协调性,提高资金使用效益,使资助机制简单透明、运行高效,避免分散重复。如,欧盟“地平线2020”计划力求打造一个连贯一致、规则简单易行的计划,其突出特点是建立囊括欧盟所有研发创新投入的统一框架。一些国家还特别重视支持颠覆性技术创新。如,美国政府已将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的创新模式扩展至能源、教育等领域。

四是加强专业化创新资助管理机构建设。许多国家纷纷加强创新资助管理机构建设,或赋予科技管理部门以统筹国内创新职能,加强创新在促进本国经济社会发展方面发挥的作用。如,新西兰先进技术研究院(即卡拉翰创新院)模式是通过一站式服务,为科学、工程、设计或技术提供更强、更聚焦的支持。丹麦政府把战略研究理事会、技术创新理事会和国家高技术基金会合并重组为国家创新基金会,减少碎片化。

公共科研政策追求科研卓越、自主、开放

在国家创新体系中,公共研究在公益领域、或企业不宜投资或无投资动机的领域举足轻重。目前,新一轮公共研究机构改革和科研政策的目标是,聚焦高端研究和战略重点,更好地发挥公共研究在以企业为中心的国家创新体系中的作用,并使科学事业更为开放。

一是以新型资助形式追求科研卓越。为提高研发投资使用效率,公共研究日益依赖于竞争性项目资助,但国家科研体系需要在竞争和稳定之间保持适度平衡。在这种背景下,2/3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实施了科研卓越计划,采取竞争择优资助和同行评议的方法遴选卓越研究中心主办单位,在重点领域战略性地投入资源,为主办单位提供大规模长期稳定资助,鼓励其开展具有挑战性的杰出研究,支持复杂、高风险,特别是跨学科的研究议程,将稳定性机构拨款(机构科研事业费)和竞争性项目资助元素结合在一起。

二是公立科研机构改革注重释放创新活力。如,德国的《科学自由法》简化了国家管理部门对非大学研究机构的微观管理,在经费预算、人力资源、参与企业投资和工程建设等方面赋予他们更多的自主权和灵活性。为进一步激发其创新活力,英国约30家公立研发机构在执行政府采购等政策规定方面享有自主权和灵活性,以便购买世界先进的高质量实验设备和吸引更高水平创新人才。

三是以国家级技术创新中心建设带动成果商业化。近年来,许多国家政府在战略性新兴领域支持产学研各界共建技术创新中心,帮助企业解决技术创新共性难题,共享先进科研设备仪器,促进高级人才技能培养,从而弥补企业对不确定性较大、时间跨度较长的创新的支持不足,缩小研究发现与后续商业开发间的缺口。在技术创新中心建设过程中,政府有3项职责:①咨询各界意见,制定建设指导文件;②瞄准战略性产业方向,进行重点领域和重点机构布局;③对技术创新中心给予早期启动经费,调动私营投资,政府前期投入大,为竞争前共性技术研发和设备提供稳定性核心经费,后期投入减少,甚至最终退出。技术创新中心基本为“公助、非营利”性质,治理模式是由董事会控制,自治权较充分,奉行开放创新理念。

四是努力使科技创新事业更开放。主要目的是:强化科学研究的内在本质,通过开放和确保可重复性,提高科研质量和效率;提升科学研究的社会影响力,为研究人员、创新者、决策者、企业、公共机构和公众创造新机会,以带来更广泛的经济社会效益;使公众成为科研活动的支持者、参与者、监督者和科研议程的共同设计者,让科学事业接受公众监督,反映社会诉求;就全球性挑战促进国际合作。当前,各国政策重点已由国家科研设施仪器的开放共享,扩展至公共资助的、非保密的出版物、科研数据等科研成果的开放获取。欧美国家还注重通过公民参与科学的方式丰富研究工作,并通过采用设置挑战赛、先完成后奖励的资助方法给更加多元化的研究者、创新者和创业者创造机会。

2016年3月24日,位于日本东京都港区由人形机器人“Pepper”接待顾客及办理签约手续的智能手机店开张迎客。

PPP模式在创新领域愈加流行

随着财政预算紧缩、新的公共管理思潮兴起、科技创新更注重加强合作,许多国家正采取新的治理安排,特别是通过实行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从各种公私来源吸收创新资源,促进多方协同创新。

2008年金融危机后,不少国家注重把投资吸引到创新领域,在科技创新领域形成PPP热潮,几乎涉及科技创新领域的所有方面,包括技术转移、重大科技项目、风险创业投资、科研设施建设、联合机构建设(如联合研究中心、技术创新中心)、产业战略制定与实施等。

在战略性、长期性、高风险、跨学科、大范围、利益相关方多元化的科技和产业创新领域兴起的PPP,通常配合再工业化、绿色增长、竞争力等方面的国家和产业创新政策,涉及广泛参与者和长期大笔投资。如,美国的先进制造业伙伴关系计划和精准医学计划、德国的未来项目、法国的未来工业计划、韩国的未来增长动力计划等重大计划和项目都战略性采用了PPP模式。

在大多数国家,战略性联合研究或协同创新工作由各方代表组成的联合管理委员会实施,由公共部门联合私营伙伴共同投资,以分担风险并取得事先承诺。欧盟的具体做法是,由欧盟产业界代表(如非营利性协会)根据产业发展需求结成利益伙伴,提出联合技术计划立项申请,经欧盟根据相关遴选标准批准后,与欧盟成立专门的联盟法人实体予以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