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微信

首页 >> 系列资料/专题 >> 新世情系列资料 >> 国际货币体系 >> 国际货币体系的变迁及发展趋势 >> 阅读

国际货币体系的变迁及发展趋势

2017-01-20 10:02 来源:时事资料手册网刊 编辑:苏蕾
分享到:

新华社发

国际货币体系是指支配各国货币关系的规则和机构、进行各种国际交易支付所依据的一套安排和惯例。通常包括三方面内容:国际储备资产的确定、汇率制度的确定、国际收支的调节方式。国际货币体系的演进,既是世界经济格局变化的结果,也是大国经济利益博弈的反映。

编者注:外汇买卖是以一种货币购买另一种货币。由一国货币所表示的另一国货币的价格,就称为汇率或汇价。世界上对汇率的管理方法主要有三种:一是固定汇率,是货币当局把本国货币对其他货币的汇率加以基本固定,波动幅度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二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是指货币当局通过各种措施和手段干预市场,使汇率在一定幅度内浮动,或维持在对本国有利的水平上;三是自由浮动汇率,是指货币当局对外汇市场很少干预,汇率由外汇市场的供求状况自发决定。由于浮动汇率完全由市场决定可能会加大国际贸易风险、助长外汇投资活动等,很多国家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国家为避免本国经济受汇率波动影响,更多地选择采用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国际货币体系的演进

——松散的开局

18世纪~19世纪,金本位制、银本位制、金银两种货币同时按国家法定比率流通的复本位制(金银复本位制典型的一种是欧美多数国家曾实行的双本位制,其特征是金、银两种货币都为主币,并按法定比价,如金1∶银15来进行流通,但金银以市场价格表现出来的实际价值可能脱离法定比价)在不同国家、不同时期使用过。19世纪后期,随着工业革命完成,英国雄踞工业化和世界贸易首位,金本位制运行顺利,德国、荷兰、美国、日本等纷纷效仿,以黄金为基准的国际货币体系建立。

国际金本位制度是一个统一而松散的国际货币制度,金币可以自由铸造、自由兑换,黄金自由输入输出,各国货币都与黄金挂钩。金本位制下的固定汇率消除了汇率波动,有利于促进世界贸易发展,但金本位制实行时间并不长。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金本位制由于黄金不足、分配失衡等种种困难运行不灵。1929年爆发世界经济大危机后,贸易战、货币战愈演愈烈,各国无法维持金融货币稳定,纷纷被迫放弃金本位。

——美元崛起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国际货币关系一片混乱。二战结束前,美国凭借拥有全球2/3的黄金储备和强大的军事实力,提出“怀特计划”,目的是建立以美元为支柱的国际货币体系。

1944年7月,参加筹建联合国的44个国家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举行“联合国国际货币金融会议”,通过了以“怀特计划”为基础的《布雷顿森林协定》。协定核心内容包括“双挂钩”制度安排,即美元同黄金挂钩,其他国家货币同美元挂钩,实行可调整的固定汇率制度。各国决定建立国际复兴开发银行(世界银行前身)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两大机构,前者致力于促进战后重建,后者司职维护国际金融体系稳定,加上1948年正式生效的关贸总协定(世贸组织前身),世界经济治理体系的“三鼎”成型。

从此,一个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开始形成。

——“特里芬难题”

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后,人们似乎看到了一个新的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但这个以单一主权货币为支柱的体系有着不可克服的内在缺陷,美元面临既要为世界提供流动性、又要确保币值稳定的两难窘境。这一矛盾由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特里芬1959年指出,被称为“特里芬难题”或“特里芬悖论”。

为满足全球贸易发展,美国需要通过维持长期贸易逆差(进口大于出口)向外输送美元,但美元供应不断增长会导致美元与黄金的固定兑换关系难以维持,影响美元币值与信誉。“特里芬难题”反映了美元国际货币与国家货币的角色冲突。

1971年美元危机爆发,美元持续贬值,尼克松政府宣布实行“新经济政策”,停止美元兑换黄金。各国相继实行浮动汇率制,不再承担维持美元汇率的义务。这意味着国际金融领域开始进入一个动荡不安的时期。

——多元化时代

由于美元连续下滑、汇率剧烈波动,IMF开始研究货币制度改革,1976年达成《牙买加协定》。牙买加体系具有多元化的国际储备资产,多样化的汇率安排,多种形式的国际收支调节手段及各国相对灵活的国内宏观政策选择,属于半市场、半协商的制度安排。

其内容包括:

一是实行浮动汇率制度改革,承认固定汇率制与浮动汇率制并存的局面;

二是推行黄金非货币化,废除黄金条款,取消黄金官价,国际储备体系由布雷顿森林体系中单一美元逐步演变为多元的储备体系;

三是增强特别提款权(SDR)的作用,提高SDR的国际储备地位,SDR可以偿还IMF的贷款,使用SDR作为偿还债务的担保,各参加国也可用SDR进行借贷。

牙买加体系解决了布雷顿森林体系下汇率的僵硬关系,但并未解决各国国际收支失衡和汇率波动所带来的风险。美元在全球的主导地位并没有改变,仍是主要的国际支付和国际储备货币。另外,由于主要货币国家大多看重实现国内政策目标,而忽视作为世界货币所应承担的责任,国际政策协调非常困难,长期稳定机制难以建立。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欧美发达国家货币当局为促进本国经济发展,纷纷开动印钞机,加码量化宽松,导致全球范围内的债务率和杠杆率再度高企、跨境资本频繁流动、汇率波动幅度加大等问题不断出现,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呼声再起。

布雷顿森林会议旧址(新华社记者 鲍丹丹 摄)

市场动荡要求深化国际货币体系改革

据《人民日报》2016年2月19日报道,近一个时期以来,全球市场震荡不止,其中以美元为主导的储备货币体系与国际金融不稳定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同时,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力量的崛起,与其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被严重低估形成巨大反差。针对金融风险防范和危机救助,各国外汇储备所能提供的自保能力远不能满足现实需求。这些问题都对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构成新的挑战,建设多元化国际储备货币体系,改革国际金融机构的治理格局,建设全球金融安全网,成为本轮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重要内容。

国际金融危机后,国际货币体系治理结构方面有所改善。2016年10月1日,IMF正式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实现了发展中国家货币成为储备货币的零的突破,这标志着国际储备货币多元化站到一个新的起点。

在危机防范和救助方面,目前已形成一个包括多边安排、区域机制、双边货币互换和单个国家外汇储备在内的多层级全球金融安全网络。但是,全球经济复苏不稳以及金融市场持续动荡,依然令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和国际金融合作面临严峻挑战。如何应对外汇市场的剧烈波动成为各国决策者面临的重要难题。当前主要国家货币政策走向分化,国家政策外溢性增加,市场波动传染性加强。缓解国际资本流动风险是各国面临的另一项挑战。针对资本流动管理,各国有各自的政策清单。在金融风险积聚、资本流动对货币政策分化性走势异常敏感的情况下,加强资本管制的呼声得到了更多响应,尤其是针对资本流出制定严格的管制措施备受关注。在全球层面,IMF对成员国采取何种资本流动管理措施有相当的宽容度,但在资本流动诱因持续存在的情况下,国际资本流动的易变性没有改变。

在全球金融安全网中,美元目前仍发挥核心作用,全球流动性的增减深受美联储政策影响,如何化解储备货币多元化过渡期出现的金融风险,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面临的一项长期任务。(据新华社、《人民日报》《金融时报》等资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