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微信

首页 >> 视野 >> 新语 >> “鱼精蛋白”为何最近受关注? >> 阅读

“鱼精蛋白”为何最近受关注?

2016-05-06 15:40 作者:理观 来源:人民网 编辑:班和平
分享到:

相关内容

作为治疗心脏病的手术必用药,鱼精蛋白属于低价药品,出现了全国性缺货,很多患者竟然不得不取消手术。

在民生问题上、在百姓健康问题上,少花钱、治好病、保安全的药品才最受欢迎。真正拿出实际行动来解决这些问题,才不会让老百姓把普通药当成“救命药”,也才能顺利实现“十三五”时期建设“健康中国”的战略目标。

——摘自《“鱼精蛋白”为何最近受关注?》  (作者:理观 人民网2016年5月4日)  

附:原文

多数人并不知道“鱼精蛋白”是什么,却在最近备受关注。作为治疗心脏病的手术必用药,鱼精蛋白属于低价药品,出现了全国性缺货,很多患者竟然不得不取消手术。按常理,救命的药不仅很必要而且应该有市场,结果恰好相反,个中原因理应深思。

药品里藏着百姓健康,而短缺闹剧不止一次出现。如果简单来区分,出现“药慌”的药物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经典老药,像感冒灵胶囊、扑尔敏、红霉素药膏等,老百姓使用疗效好、家庭常备、价格不贵;一类是“救命药”,这类药往往是大病的必备辅助药物,不可缺但也不昂贵,除鱼精蛋白外,像名为“放线菌素D”的化疗药物也曾一度短缺。在缺货面前,受害的往往是患者,或者用高价的同功能药物替代,或者始终处在“无奈的等待”。

价格太低、利润太薄,成了很多药厂不再生产的理由。按照一般理解,如果一种药品价格在数年或数十年都保持一个价位,药厂利润逐年下降,即使效果不错、需求量也可观,那么从产出与收益的角度看,就无法激发厂家的生产积极性。这些出现全国性短缺的药物,往往都有此共同特点。由此有一种说法,“放开了药品定价,低价药成本倒挂问题似乎迎刃而解”。事实并非那么乐观,因为这些低价药的技术含量相对较低,市场竞争会进一步压缩价格和利润空间,即便企业可以自主定价,提价或许就意味着失去市场份额,不少企业“有兴趣但观望”。

从这个角度来看,解决药品短缺,不只是简单的价格高低、药厂生产、市场调节的结果,在某种程度上,只要关乎全民健康、关乎广大民生,政府就应该担起保障的责任。换句话说,不能把价格低作为生产必备药的挡箭牌,不能让企业简单以收益作为衡量标准,不能使市场在调整民生需求尤其与生命健康有关的药品需求时出现盲目滞后。

由此可见,补足短缺药物的货仓,需要多管齐下,而不能归咎于单独某一方。从生产角度看,药品的供给侧需要进一步强化,一方面优化药物生产结构,必要且低价的民生药不能下线,另一方面进一步研发高品质、好疗效的新药物。从政府角度看,建立短缺药品供应保障制度十分急迫,不能因没药而让患者错过了最佳治疗期甚至付出生命代价,针对患者对不同必备药物的需求程度建立药品目录,既强化针对药厂的采购力度,又建立跨省、跨区域的储备制度,力争实现采购、储备、调拨的专门化和机制化。同时,根据市场的供需反馈,建立低价药、民生药的动态监测情况,及时掌握市场价格和市场存量,做到定期跟踪、定期反馈。可以说,用政府力量为民生健康保障兜底,即使需要为此买单,再充足一些也不为过。

在民生问题上、在百姓健康问题上,少花钱、治好病、保安全的药品才最受欢迎。真正拿出实际行动来解决这些问题,才不会让老百姓把普通药当成“救命药”,也才能顺利实现“十三五”时期建设“健康中国”的战略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