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微信

首页 >> 时事讲堂 >> 中美关系如何继续前行 >> 阅读

中美关系如何继续前行

2017-05-26 11:01 作者:袁征 来源:新华社 编辑:常琳
分享到:

相关内容

       

袁征,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美国外交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博导、创新项目首席研究员及《美国研究》杂志编委。主要研究美国对外政策、美国国内政治及大国关系。迄今在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40余篇,参与著述并发表的著作有10余部。

2017年4月6日至7日,应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到访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就双方所关切的重大问题进行了沟通与磋商。这次会晤所取得的共识,为中美关系的发展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当地时间4月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中美元首第二场正式会晤。会晤后,习近平同特朗普到秀丽宜人的海湖庄园中散步,在轻松友好的气氛中继续就两国友好合作进行讨论。(新华社记者兰红光摄)

关键节点上的“习特会”

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同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美在维护国际安全和地区稳定及推动世界经济平稳增长等诸多全球治理问题上都需要协调与合作。中美同为超大型国家,双方合作,则会实现共赢的局面;反之,一旦中美出现对抗,则很可能出现双输的局面。

中美两个经济体的互动举足轻重,甚至会左右全球经济的健康发展。自2008年以来,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尽管增速放缓,但中国经济依旧保持了高速增长。2007年,中国的GDP总量赶超德国,位列世界第三;2010年,中国的GDP总量超过了日本,从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截至2016年,美国的GDP总量在18万亿美元左右,中国的GDP总量在11万亿美元上下。中美两国是当下仅有的两个GDP总量超过10万亿美元的国家。除了美国之外,中国早已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在金融危机来袭之际,亚洲各国之所以没有出现欧洲那种经济萧条的情况,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成为一个重要的“减震阀”,充分发挥了火车头的作用,有助于东亚各国经济相对平稳发展。如何协调各自的财政和贸易政策,以便推进世界经济的进一步复苏,是摆在两国面前的重要课题。过去几年,中美实际上通过G20、APEC等多边和战略与经济对话双边的磋商机制实现了财政与贸易政策的协调与合作。

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显而易见。处理好对美关系,无疑有助于我国营造一个相对较好的国际环境,使得我们能够集中精力搞建设,进一步推动改革开放,实现我们“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否则,我们的外部环境就很有可能恶化,甚至改革开放进程也会受到影响。然而,近期的中美关系面临诸多挑战。

其一,近年来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继续呈现上升势头,两国间的战略互疑也在加深。近年来美国国内主张对华强硬的声音明显抬头,一些政府前官员或知名学者认为过去八届美国政府的对华接触政策已然失败,没有实现美国的战略目标,公开主张转变对华战略。

其二,近期美国的权力交接,尤其是特朗普入主白宫,给中美关系带来不确定性。特朗普对于中美竞争与合作关系尚需要有一个摸索和学习的过程。

其三,随着朝核问题的升级和韩国萨德系统的部署,东北亚的局势变得云谲波诡,中美两国如何协调立场事关东北亚乃至全球的和平与稳定。

也正是因为如此,中美两国都意识到协商合作与管控分歧的重要性。在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双方在很短的时间内进行了密集的沟通,促成了这次“习特会”。特朗普对华言行,特别是在“一个中国”问题上的立场转变,也为中美首脑会晤创造了必要的条件。中美两国元首的峰会引起了世界的高度关注。

 “习特会”为中美关系定调

这次引人注目的“习特会”会谈氛围积极,成果超出预期。特朗普上台不久,挫折不断。对内,在移民、医保等问题上施政并不顺畅,与媒体之间的口水战不断。对外,与盟国澳大利亚、德国等不睦。美国民众对其施政的支持率低迷,甚至创下自二战结束以来新上任总统第一季度施政的新低。因此,特朗普急需在外交上有所建树来提升自己的声望。

习主席不远万里飞到佛罗里达,是为了稳定和推进中美关系,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打造良好的外部环境。两国元首就中美双边重要领域务实合作和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广泛深入地交换了意见,涉及中美贸易、朝核、台湾、南海等问题。其中,朝核和贸易则是这次会谈中特朗普最为看重的两大议题。

朝核问题是首脑会晤中占用时间最长的话题。2016年,朝鲜历史性地一年两次进行核试验,并多次进行导弹试射活动。而美韩则决定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并多次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一时间,朝鲜半岛形势剑拔弩张,局势日趋恶化。特朗普团队一再表示要加大对朝鲜的经济制裁和战略威慑。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对于中国的作用给予了很高的期待,希望中国能够推动重启对话进程。这次会谈中,两国元首进行了深入沟通,并取得了一定的共识,强调了实现半岛无核化的重要性。

贸易问题则是此次会晤的另一个重要议题。目前中美互为对方第一大贸易伙伴。根据美方统计,2016年,中美贸易额为6494亿美元,其中对华出口1698亿美元,从中国进口4796亿美元。自去年大选以来,特朗普就一再强调“美国优先”,主张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在去年大选期间,特朗普一再攻击中国的贸易和财政政策,指责中国操纵汇率,主张对华采取强硬态度。著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按照特朗普的主张,向中国、墨西哥产品征收高额关税,美国经济可能陷入衰退,并可能导致美国流失500万个工作岗位。因此,美国舆论认为,与中国进行贸易战是一个“坏主意”。这次经过两国领导人协商,双方同意推出“百日计划”,就贸易问题展开谈判协商。

在这次会晤中,习主席还明确表示欢迎美国参与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边和多边合作。这一主张得到了美国政府的呼应,美国总统特别助理、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波廷杰率团参加了在5月14日至15日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相关活动,并表示美方愿利用自身在全球基础设施发展方面的经验,参与“一带一路”相关项目建设。

这次首脑会晤确立了合作的基调,富有成果,为中美关系指明了发展的方向。两国元首面对面进行沟通与磋商,加深了彼此了解,有助于增进互信,建立起良好的工作关系。如同习主席所指出的,这次海湖庄园峰会对中美关系发展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特朗普则认为通过这次会晤,与习主席建立了“非凡的友谊”。

两国元首还就未来高层交往和合作对话机制达成了共识,双方决定启动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以及社会和人文交流对话四个对话机制。这和之前奥巴马执政时期的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形成一个有机的衔接,有助于双方通过协调和协商处理分歧。

未来中美关系的走向

毫无疑问,“习特会”为中美关系的发展注入了积极的动力,使得由于美国权力交接带来的不确定性有所下降。但是,中美关系错综复杂,影响中美关系的一些老问题还是会时不时浮现,冲击着两国关系的健康发展。

首先就是战略互信问题。时至今日,双方的战略互信远没有建立起来。美国对于中国的防备心理远没有解除,一些人甚至将中国视作挑战美国所主导的国际秩序的潜在对手。这是阻碍中美关系发展的最大问题,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两国决策层的思维。

未来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会有所调整,但不会从根本上颠覆既往的对华逻辑。中美两国的社会制度、价值观念和文化传统有着很大的不同,同时中美又分别是现有的霸权国家和正在崛起的新兴大国,美国对华政策两面性的实质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在朝核问题上,特朗普对中国抱有很高期望。目前半岛局势紧张,朝鲜有意进行第六次核试验。美日韩的军事部署还在强化,美国的战略核武器要重新进入半岛。“习特会”之后,两国元首又两次通话,就朝鲜半岛局势等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习近平强调,中方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目标,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主张通过和平方式解决问题,愿同美方就半岛问题保持沟通协调。

在贸易方面,美方会继续对华施加压力。目前从美方统计来看,中国是美国的第一大贸易逆差对象国。未来围绕人民币汇率、市场开放、知识产权保护等一系列问题,两国的矛盾和摩擦一时间还难以消除,需要双方做出妥协。当然,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两国“百日计划”的磋商。可以确认,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会继续存在,但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明显下降。

此外,短期内中美关系还存在两点突出的不确定性。一是特朗普外交安全团队尚未完全就位,大量重要职位还有待提名和确认,决策风格还有待观察,美国白宫和国会在处理对华问题上的立场还需要继续观察。二是如果朝鲜孤注一掷,走到战争边缘的地步,中美双方如何处置,将影响中美关系的走向。

尽管中美关系错综复杂,但我们有理由对中美关系保持审慎乐观的态度。在全球治理层面,中美很多利益是交融的,有广泛合作的空间。尽管中美在西太平洋地区战略博弈和竞争加剧,但在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问题上,双方有共同利益。中美虽然有矛盾,但共同利益还是大于分歧。中美需要加强沟通与协调,求同存异,遵照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中美联合声明》的原则和精神,就双边、地区与全球事务加强对话、交流与合作,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推动中美关系沿着积极、合作、全面的轨道不断向前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