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微信

首页 >> 时事讲堂 >> 从民粹主义看西方政治生态新变化 >> 阅读

从民粹主义看西方政治生态新变化

2017-03-21 09:42 作者:田德文 来源:时事资料手册网刊 编辑:常琳
分享到:

相关内容

田德文,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业方向为欧洲政治与比较公共政策。

2016年,“黑天鹅事件”频发,西方政治圈上演了一部部反转剧——英国脱欧、意大利公投失败、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西方国家代表民粹主义的政党利用日益突出的国家内部矛盾(移民、经济、安全等)异军突起,赢得了众多的选票,也带来了“最大的不可预测性”。

西方国家民粹主义兴起

民粹主义是西方国家长期存在的政治思想,核心是怀疑政府、厌恶官僚,主张老百姓直接“当家作主”。民粹主义的根源是人民对长期执政的、比较温和的中间派政党产生强烈的不满和疑虑,因此表现都比较激进,具体的政治主张从极左到极右都有。历史上,俄罗斯、美国、拉美、欧洲都出现过民粹政党。美国历史上出现过很多保守的民粹政党,如人民党、美钞党、进步党、农工党等,主要代表中西部农民和农场主的利益,反对工业、金融资本盘剥人民。欧洲和拉美的很多左翼政党都曾经具有民粹主义色彩。欧洲国家也长期存在极右翼民粹主义,德国纳粹、意大利法西斯就都是打着“人民”的旗号上台执政的。

西方国家实行多党制,具有民粹色彩的政党一直存在。由于他们的主张比较激进、极端,因此支持他们的民众并不多。2008年金融危机后,很多西方国家的经济增长乏力、失业人口增多,老百姓对政府愈加失望,支持民粹政党或政客的人就逐渐增多。很多时候,选民投票支持民粹分子,并非真的相信他们的河门海口,而是因为他们更反感其他的政党或政客。比如,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有民粹主义色彩,投票给他的美国人中,有很多人是因为过于厌恶他的竞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认为她虚伪、傲慢,根本不在乎普通民众的利益。

近年来,欧洲出现了很多民粹政党。其中,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党、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党和西班牙的“我们可以”党等强调代表穷人的利益,算是左翼的民粹政党。欧洲右翼的民粹政党主要代表那些保守、排外的民众,包括法国的“国民阵线”、英国的独立党、德国的选择党、奥地利与荷兰的自由党、瑞典的民主党、芬兰的芬兰人党、波兰的法律与公正党、匈牙利的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青民盟),葡萄牙、瑞士和丹麦的人民党等。这些民粹政党的主张五花八门,彼此之间相互矛盾,但都自诩为本国“人民”利益的代表。

2017年1月2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唐纳德•特朗普在美国第45任总统就职典礼上宣誓。(新华社记者殷博古摄)

西方民粹主义兴起的原因

欧洲国家自金融危机之后就业危机加剧,近年来有十分之一的人失业,其中很多人失业超过一年以上,成为长期失业者。由于经济不景气,大批青年人找不到工作,经济最差的南欧国家甚至一半以上的青年人靠在家里“啃老”混日子。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普遍把怒气撒到政府头上,认为这都是因政府无所作为造成的。二战结束后,西方国家,尤其是西欧、北欧国家都建立了“社会福利国家”制度,虽然税收很高,但国民“从摇篮到坟墓”都可以享受到国家给的福利,医疗、教育全部免费。金融危机后,西方国家普遍都对福利进行了改革,虽然削减的福利并不多,但是大家还是感觉到变化的趋势和不乐观的前景。加之外来移民增多,失业危机感加剧,老百姓深感忧虑。

在这种情况下,相对于四平八稳的中间派政党,老百姓宁可选择为了获得选票而大胆承诺、高调主张的民粹主义政客和政党。

在西方国家,经济形势越差、社会矛盾越激化,民粹政党就越容易上台。在欧洲,中东欧和南欧的经济和社会情况最糟糕。2015年1月,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党(左联党)上台执政,随后波兰民粹政党法律与公正党在总统和议会选举中都取得胜利,成为国家的第一大党,单独执政。西欧国家中,法国的移民问题最严重。在法国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和2015年大区选举首轮投票中,玛丽娜?勒庞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得票率都居榜首,超过左翼的社会党和右翼政党人民运动联盟(后改名“共和党”)。当然,民粹政党在欧洲取得的最大成功还是推动英国脱离欧盟。英国老百姓对欧洲一体化一直心存疑虑,认为国家每年交给欧盟大量钱财,凡事听从欧盟的,国家还流入大量素质很差的中东欧移民,于是很多人主张英国退出欧盟。1993年,英国独立党成立,专门推动英国脱欧。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中,独立党居然得票最多。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认为,既然如此,不如直接举行一次全民公投决定英国是否退出欧盟。按照当时的估计,多数英国人还是不愿意退出欧盟的,毕竟英国从欧洲一体化中得到了很多好处,英国有四分之一的外贸交易都是跟欧盟国家做的。未预料到,2016年6月的公投中,主张脱离欧盟的选票竟多了几百万,英国真的要准备脱离欧盟了。至于给国家造成多大麻烦,给人民长远利益造成多大损失,民粹主义就不管了,因为这是“人民”的选择。

2017年2月17日,在法国克莱尔沃-莱拉克,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的支持者参加集会。(新华社发)

民粹主义给西方政治生态带来的新变化

目前,在美国、希腊、意大利、奥地利、波兰、匈牙利等国,民粹主义的政客和政党已经在不同层级上取得执政地位。但是,由于缺乏执政经验,提出的主张可行性不强,同时还会受到其他政治力量的制约,西方民粹主义者上台后实际发挥的“破坏性”作用似乎并不强。参与执政后,他们一般都会趋于“主流化”,激进色彩逐步消褪。但是,在民粹主义兴起带来的冲击下,为保住执政地位,西方主流政党却不得不积极因应民粹主义的政策诉求,政策理念上程度不等地具有了民粹的色彩。结果,现在西方政治生态正在同时发生“民粹政党主流化”和“主流政党民粹化”的新变化。

西方民粹政党“主流化”的主要目的是要顺利执政。在欧洲,多数国家的议会选举都实行比例代表制,很少有政党可以单独执政,都需要与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如果民粹政党坚持激进路线,那么就很难与其他政党合作。这种体制迫使民粹政党为顺利执政而不断修正过于激进的政策主张。以法国“国民阵线”为例,1972年该党成立后在法国政坛上长期处于边缘地位,虽然实力不断上升,但并未给主流政党制造真正的麻烦。2011年,玛丽娜?勒庞接替她的父亲让-玛丽?勒庞当选党主席,上台后马上采取“去极端化”策略。2015年,她父亲公开说纳粹毒气室只是一个“细节问题”,引起轩然大波。玛丽娜?勒庞毫不客气,坚持将她父亲驱逐出党。“主流化”后,法国“国民阵线”还是反欧盟、反移民,在欧洲民粹政党中仍属极右,但法国民众的支持率却大幅提高,已对法国主流政党构成严重威胁。由于玛丽娜?勒庞说当上总统后要搞全民公投,让法国人决定是不是还留在欧盟,所以她现在被人们称为欧洲“最危险的女人”。

与此同时,西方国家的主流政党却出现了“民粹化”的势头。第一,主流政党采纳了很多民粹主义的政策主张。例如,在“国民阵线”崛起的压力下,法国中右翼政党从萨科齐时代就已经主张要收紧移民政策。中左翼政党虽然口头上没有表态反移民,但也采取了从紧的移民和避难政策。第二,民粹政党的组织形式也为主流政党所借鉴。二战结束以来,欧洲主流政党日益走向垂直的行政化、官僚化、科层化结构,这种体制已经不适应当代西方政治发展的需要。相比之下,民粹政党的体制则更加开放,普遍采取水平的组织方式,互联网成为这些政党的主要工具和舞台。例如,西班牙的“我们可以”党在网上建立了1000多个被称为“圈子”的基层组织,入党、捐助、讨论、策划行动都在网上进行,政治参与非常方便。结果,目前西方主流政党也开始通过互联网吸引选民支持,而政党组织方式的变化势必影响到政党行为的变化。第三,在民粹政党的推动下,“直接民主”的决策方式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西方政治舞台上,“无厘头”的事情难免越来越多。在民粹主义冲击下,西方主流政党执政的难度加大,决策效率可能进一步降低,国内改革更加举步维艰,未来可能会更加频繁地出现类似英国脱欧的“黑天鹅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