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微信

首页 >> 时事讲堂 >> 新兴科技的发展趋势和重大机遇 >> 阅读

新兴科技的发展趋势和重大机遇

2016-05-25 15:16 作者:高旭东 来源:时事资料手册网刊 编辑:王谦
分享到:

相关内容

高旭东,清华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 主要研究领域为技术创新管理、企业战略管理,专著有《企业自主创新战略与方法》等。1988年,在哈尔滨工业大学获得工学学士学位,1991年,获得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2003年,在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获得管理学博士学位。

当前,以科学上的重大突破为基础,众多新兴产业正在兴起。以智能机器人、无人驾驶汽车等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术,经过长时间的探索、完善和积累,正在迅速向大规模产业化和广泛应用的阶段推进。基因测序技术的发展则更为成熟,已经在很多领域得到很好的应用。量子通讯技术蓄势待发,有望对通讯产业产生革命性的影响。这些变化是如何产生的?有哪些特点?对经济社会的影响是什么?有哪些经验和教训需要汲取?都需要认真思考、认真对待。

一、新兴科技与新兴产业的重大影响

历史经验表明,以重大科学发现为基础的新技术、新产业往往会对一国的经济社会发展、甚至国际关系的格局产生深刻影响。化学、化工方面的突破,为德国超越英国、成为当时最强大的工业国奠定了基础。电子科学与技术,特别是计算机科学、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在美国成为世界科学与技术中心的过程中发挥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以重大科学发现为基础的新技术、新产业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作用?最基本的原因是,这些新技术、新产业要么是全新的,开辟了全新的发展领域、全新的市场,因而遇到的阻力比较小;要么是革命性的,是对现有技术和市场的颠覆,现有技术和市场无力与之竞争。比如,计算机出现后,不但让传统计算工具的使用范围不断变小,更重要的是使原本无法实现的复杂计算和模拟成为可能。

可以预见,以人工智能科学、生物科学和量子通讯科学等为基础的新技术、新产业的影响也将是巨大的。

4月12日,两辆银色的无人驾驶汽车从重庆出发前往2000公里外的北京。(新华社发)

二、深刻认识我国面临的重大机遇和挑战

从机遇方面看,我国的高校、科研院所、企业在人工智能科学、生物科学和量子通讯科学等领域已经有了相当有成效的探索和积累,非常有利于实现“弯道超车”,加速实现我国产业结构的合理化、高级化,加速提高我国本土企业在这些领域的优势。有研究表明,在新兴领域,大家都站在一条起跑线上,实现跨越是有可能的。

相反,在发达国家企业已经占据优势的成熟技术领域实现追赶是很难的。实际上,在以科学为基础的行业,“先行者优势”是如此之强,先行者建立的进入壁垒是如此之高,以至于在20世纪20年代以后,只有两家新建企业进入美国化学工业前50名,没有一家新建企业进入世界制药工业前30名。

在发展以重大科学发现为基础的新技术、新产业上,我国已经积累了比较成功的经验。比如,在移动通讯领域,在第一代、第二代上,跨国公司居于绝对的主导地位。但是,当第三代移动通讯来临时,以TD-SCDMA(中国提出的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为载体,我国本土企业不但在技术上实现了重大突破,而且在市场份额上超越了跨国公司。到第四代移动通讯,本土企业已经居于世界前列了。希望TD-SCDMA的经验可以使我国在前面提到的新技术、新产业领域实现更好的发展。

与此同时,更需要认识到的是,即使是在新兴领域,跨越也不可能自然而然地实现,抓住机会必须采取有效的政策和战略,应对一系列挑战。上面提到的TD-SCDMA虽然最后成功了,但是经历了漫长、复杂、充满风险的历程。从某种意义上讲,成功有相当的偶然性。这里的一个核心问题是所谓的“后来者劣势”:同跨国公司相比,我国企业在技术创新方面面临与生俱来的劣势,国内企业即使开发出了世界领先的新技术、新产品,也往往受到怀疑,不被用户、消费者和市场接受,很多用户还是更倾向于购买国外技术和产品。

应该说,“后来者劣势”不只是我国面临的问题,日本、韩国在没有发展起来以前也面临这个问题。但是,“后来者劣势”在日本、韩国的负面影响没有那么突出。一个关键因素是,日本、韩国在追赶过程中执行的是一条“高度保护国内市场”的政策。因为国内市场高度保护,即使不愿意买国货,也没有别的选择。比如,战后日本政府长期通过严格限制轿车进口对其轿车工业进行保护, 从1960年到1980年,轿车进口一直只占国内销售的1%左右。换句话说,通过限制进口保护国内企业,使得一项原本肯定会失败的行业变成了一项利润非常高的行业。这里有一个非常明显但非常关键的关系:虽然日本政府的政策没有直接增强日本轿车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但是尼桑、丰田以致整个日本轿车工业成功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国内市场的保护。

问题在于,在我国已经高度开放国内市场的情况下,如何克服、至少是减少“后来者劣势”的负面影响,需要认真对待。从企业的角度看,可能没有别的选择:抱怨是没有用的,要下决心做出与跨国公司同样质量、甚至更高质量的产品,下决心把满足用户的需求、真正为用户创造价值放在第一位。华为、中兴就是这样成长为世界领先企业的。

但是,从政府的角度来看,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是,政府的责任是什么?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政府要为本土企业创造市场。以美国为例,美国政府特别是美国国防部,是新技术、新产业最重要的源头之一。 除了提供研究经费的支持外,美国政府还积极为新技术、新产品创造市场。事实上,在半导体、特别是集成电路的早期发展中,自发的市场起到的作用微不足道,政府创造的市场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集成电路90%以上是政府采购。

三、深入思考新兴科技与新兴产业发展的基本规律

在新兴科技与新兴产业上实现对发达国家的超越,是我国国家发展的必然要求,也必然是一个充满矛盾的过程, 需要深入思考这一过程的基本规律和特点。大量的研究表明,四个问题需要特别注意。

一是要早动手,不临时抱佛脚,因为这有利于积累实现重大科学突破、实现新技术突破的相关知识和经验。以人工智能为例,我国在这个领域已经有了非常好的基础,但是还很难说是处于世界最前沿。智能机器人的核心零部件主要还是靠进口。为什么是这样一种状况?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动手不如别人早。在美国,至迟在20世纪50年代就已经确立了比较清楚的研究目的、建立了比较稳定的研究组织、形成了比较稳定的研究队伍。美国政府主要是国防部提供了非常稳定的资金支持。日本政府在20世纪80年代大力支持本国人工智能的研究。相比而言,即使从“863”计划算起,我国在这个领域的研究也已经起步很晚了。

二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充分发挥政府的重要作用。除了前面讲的创造市场外, 政府还可以在科研上为企业提供实质性的帮助。不能简单地认为,“让企业成为创新的主体”就意味着政府的责任小了。还是以美国为例,从20世纪50年代初期开始一直到70年代初,美国R&D(研究与开发)投入的主要来源,既不是企业,更不是高校,而是美国联邦政府,其所占比例一直超过50%,在整个60年代是企业R&D投入的两倍以上。

三是建立创新的文化。我们的企业、我们的社会,熟悉的是制造文化,没有多少风险和不确定性,不少人对创新文化不熟悉、不理解、不喜欢。比如在TD-SCDMA的发展过程中,把大唐的不善于搞产业化和市场运作同不善于进行技术创新混为一谈。实际上,从产业的角度看,正是大唐、中兴、华为各自发挥自己的特色,成就了中国电信设备产业在世界上的影响力。

四是加强创新的自信心。我国下一步的发展应该突出突破性创新,因为这是建立新产业、新企业的基础,其重大意义是渐进性创新所不能取代的。另外,只有这样的创新才能真正赢得人们的尊重,才能改变我国在世界上的形象——是制造大国,但不是技术大国、科学大国。但是,这类创新难度很大,自信心亟待加强。

综上所述,发展以重大科学发现为基础的新技术、新产业对我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深入探索发展这些新技术、新产业的基本规律,不但有利于抓住目前的机遇,而且有利于创造更多未来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