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微信

首页 >> 时事讲堂 >> 2016年国际形势展望 >> 阅读

2016年国际形势展望

2016-01-22 09:12 作者:陈向阳 来源:时事资料手册网刊 编辑:王谦
分享到:

相关内容

陈向阳,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危机管理研究中心主任、世界政治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主要研究国际格局、大国关系、全球治理、中国周边外交等,出版专著《中国睦邻外交》等。

2016年,国际金融海啸与中东北非裂变这“两大危机”的“后遗症”将会延续,加之“选举年”的世界政治易得“多动症”,致使世界及地区秩序“新陈代谢”复杂曲折,秩序主导权竞争更趋激烈,中国和平发展负重前行。国际形势将有六大看点。

世界经济“多愁善感”,新兴经济体“压力山大”

2016年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的第八个年头,时隔八年之后,危机“后遗症”与发达国家假手或松或紧的货币政策对外转嫁危机共同作用,导致世界经济复苏仍然动力不足、相对脆弱。其中最大的干扰因素在于,作为“世界货币”美元的发行者,美联储无视“国际责任”,从2015年末正式开启美元利率加息进程,预计2016年将循序渐进、逐步加息。与此同时,全球市场需求持续不振,国际大宗商品行情看跌,油价之低“惨不忍睹”,美联储加息加剧资金外逃令新兴经济体雪上加霜,致使严重依赖资源能源出口的新兴市场国家备受冲击,其爆发金融与债务危机的风险倍增,委内瑞拉、阿根廷、巴西等拉美国家更是因此政局不稳,其政治生态开始“向右转”。

导致2016年世界经济环境更趋复杂的还有,国际经贸规则重塑加快、博弈加剧。美国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之外另起炉灶,对新兴经济体极力利诱分化。美国一面加快落实乃至扩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一面加紧推进与欧盟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等谈判,“再造”新规则体系。与此同时,由东盟与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十六国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将于2016年内完成谈判,而包括亚太经合组织(APEC)全体成员的“亚太自贸区”(FTAAP),各方对其“联合战略”的研究亦拟于年底完成。

大国关系日趋复杂,新老大国竞争加剧

美国与欧盟将进一步强化“北约”的作用,以共同对付俄罗斯、中东乱局、国际恐怖主义以及难民危机。与此同时,在乌克兰问题与对待俄罗斯等问题上,美国与德国、法国等亦有分歧。美日同盟不断加固,“融为一体”。美国对日本的倚重与日本替美国“分忧”同步加强,二者重点针对中国,并相互利用。美国奥巴马政府一再为日本“松绑”并姑息安倍当局的“右倾化”。

新兴大国战略协调“不进则退”。面对不少成员国的经济下行压力,面对西方大国经济的“触底反弹”乃至重新“咄咄逼人”,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等“金砖五国”亟待联合自强、携手应对,包括加快建设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等。

新、老大国战略博弈水涨船高,美俄、中美两对矛盾凸显。美俄围绕乌克兰问题继续制裁与反制裁斗争,其要害在于双方争夺“冷战后欧洲安全秩序”的主导权,美国企图维持乃至强化该秩序,以继续“挤压”“弱化”俄罗斯。而美俄地缘角逐业已延伸至叙利亚等中东地区,俄罗斯趁美国降低对中东的关注度,大举出击、力争中东博弈的战略主动权;美国对中国崛起的危机感与焦虑感增大,其对华政策强硬的一面变得更为突出,包括海洋围堵、“以邻制华”、规则排挤、网络打压等,其实质在于美国竭力维持“亚太主导权”及其世界霸权。

“选举年”相关国家政局嬗变,影响复杂

周边多国换届。一是蒙古将举行议会选举,执政民主党与在野人民党势均力敌;二是越南共产党于1月下旬举行十二大,越内政外交变数增加;三是缅甸进入“民盟”上台执政新时代,新总统将于3月就职,昂山素季被指可能“垂帘听政”,军方与“民盟”博弈继续、磨合复杂,缅甸走向仍有不确定性。

美国总统大选牵动全球。民主与共和两党均难获得绝对优势,“头号巧妇”希拉里在民主党内胜出的可能性大,而共和党则混战不已,“土豪奇葩”特朗普能走多远严重存疑。两党恶斗加剧,竞选双方极可能再度拿中国“说事”,在此背景下中美“竞合博弈”更趋复杂。

亚太、中东、东欧三大地缘“板块”动荡不定

一是外力作用致使亚太海洋争端持续“发烧”。美国以“维护航行自由”为幌子,针对中国南沙岛礁建设接连施压、不时发难、喧宾夺主。菲律宾挟美自重,对中国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开展所谓“法律战”。日本加紧推行“新安保法”与扩军备战,在钓鱼岛等问题上顽固不化。

二是中东乱局步入第六年,围绕打击“伊斯兰国”各方复杂角力,地区秩序重建遥遥无期。叙利亚混战持续,主要大国加大介入,俄罗斯与伊朗等力挺巴沙尔政权,美、欧、土耳其、沙特坚持“倒巴”,“伊斯兰国”利用各方矛盾浑水摸鱼、继续作恶。与此同时,也门战乱持续,巴以矛盾紧绷。阿富汗“塔利班”暴恐活动加剧,阿、巴安全形势依旧严峻。

2016年1月22日,在叙利亚苏韦达省东部地区,两名德鲁兹民兵在阵地上执勤。自俄罗斯对叙利亚境内极端武装组织展开空袭后,“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从叙中北部拉卡省等地窜逃至苏韦达省,占领了多个村镇,造成安全局势日趋紧张。目前,德鲁兹民兵武装正与政府军密切合作,加强布防,实战练兵,共同打击极端组织。(新华社记者张迺杰摄)

2016年1月3日,沙特断绝与伊朗的外交关系。对于两国交恶,沙特认为是由伊朗干涉其内政所引起。另有巴林、苏丹和阿联酋等国支持沙特,或与伊朗断交,或降低与伊朗的外交级别。

三是乌克兰问题呈现长期化,北约与俄罗斯针锋相对,乌东部战火重燃不无可能。各方对落实新明斯克协议乏善可陈,俄与美欧围绕东欧的地缘矛盾亦难缓解。

此外,朝鲜在2016年1月6日宣布成功进行首次氢弹试验,朝鲜半岛不确定性仍大。这是朝鲜自2006年以来进行的第四次核试验,多国及国际组织表示谴责,同时呼吁各方保持克制,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说,朝鲜不顾国际社会普遍反对,再次进行核试验,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坚决反对。

2016年1月6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谴责朝鲜举行核试验,呼吁朝鲜立即停止此类活动。(新华社记者李木子摄)

全球性挑战有增无减,全球治理博弈复杂

一是“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流窜作案,国际反恐形势持续严峻。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说,“伊斯兰国”通过社交媒体、加密通信和巧妙的宣传手法,激发世界各地的激进分子发动小规模恐怖袭击,其“彻底改变了恐怖主义威胁的模式”。法国巴黎2015年的“11•13”恐怖袭击影响深远,新年期间欧洲多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美国遭受恐袭的阴影亦难消除,美欧被迫加大对“伊斯兰国”的空袭力度,欲从源头清除恐患,但光是空袭作用不大,加之西方大国固执“双重标准”,致使国际反恐合作成效不彰。

二是联合国秘书长面临改选。女性人选呼声更高,东欧代表行情看涨。日本、印度、巴西、德国梦想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四国欲在本届联大期间“联手一搏”。

三是网络空间规则之争激烈。中国主办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影响增大,习近平主席提出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备受好评,但美国仍谋网络霸权。

四是美国将于3月主办新一轮“核安全”峰会。“伊核协议”达成使得兼顾和平利用核能与维护核不扩散机制面临新契机,而确保核材料与核设施安全亦有不小挑战。

五是中国将于9月在杭州主办“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加之人民币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的“货币篮子”将于10月1日正式生效,中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话语权显著攀升。

中国“大外交”稳中求进,迎难而上

2016年是中国“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将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引领,坚持义利兼顾、德力俱足、刚柔并济,着力强化外部风险防范,稳扎稳打、更上层楼、力争国际秩序制高点,重点有四:

一是以经济外交服务国内建设。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为主线,突出互联互通与产能合作两大重点,推动中国与世界各国发展战略继续深入对接。实现“一带一路”建设更多早期收获,打造亚投行、丝路基金和产能合作标志性项目,推动达成新的自贸协定和现有自贸协定升级等,以促进中国经济发展转型升级、提质增效。

2016年是中国“十三五”规划开局之年,也是中国与沿线国家全力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年份。在泰国大城府邦芭茵县清惹克侬站,几名女孩在中泰铁路合作项目启动仪式上与中国高速铁路动车“和谐号”模型合影(2015年12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李芒茫摄)

二是主动塑造周边环境。维护朝鲜半岛和平稳定,为重启“六方会谈”创造条件;落实中国—东盟自贸升级版;积极参与阿富汗和平重建,支持重启阿国内和解进程;在南海问题上坚定维护自身合法合理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有效反制个别国家以及域外势力激化争议、制造紧张的倒行逆施。

三是维护海外利益安全。加快推进“海外民生工程”建设,为中国公民及企业在海外的合法利益与生命财产安全保驾护航。

四是致力世界和平。包括同俄、美、欧及新兴大国合力应对各种全球性挑战,积极参与中东、非洲热点问题的政治解决,妥善参与国际反恐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