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微信

首页 >> 时事讲堂 >> 日美同盟强化与日本安全政策走向 >> 阅读

日美同盟强化与日本安全政策走向

2015-08-10 14:23 作者:张勇 来源:中国社科院日本所 编辑:班和平
分享到:

相关内容

日本2016年度防卫预算或突破5万亿日元。2015年7月1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日本国会众议院和平安全法制特别委员会上解释安保法案。图片来源:新华社/欧新社

日美努力强化同盟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4月26日至5月3日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是日本首相自2006年之后首次对美展开此类访问。作为这场“政治秀”的主人,美国以高规格接待盟国首相,给足了安倍面子,两国的官方媒体也不遗余力地宣称首脑峰会“取得重大成果”。这一“历史性”的会见,恰逢日美国内以及国际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的敏感时期,由此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日美决策层切实的战略需求,是两国强化同盟关系的主要动力。

首先,从美国来说,奥巴马正处于执政的“艰难时刻”。乌克兰危机,“伊斯兰国”的抬头,加之未能在中国主导的亚投行问题上作出明确表态,奥巴马的领导能力备受国内舆论质疑。尽管经济指标有所改善,但美国民众并不十分买账,甚至表示“难以感受到实际性好转”。更为关键的是,其国内舆论普遍认为美国在今后若干年国力相对下降已成定局,对此既焦虑又无奈。糟糕的是,奥巴马政府无力应对国内与国际社会面临的诸多挑战,这势必加剧“美国领导力的持续下滑”。强化美日同盟关系,修订与日本的“新防卫指针”以及谋求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问题上的突破,成了美国政府此番谋求强化同盟的内在行为逻辑。

第二,就日本国内而言,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战略转型,集中表现为以安倍为代表的新生代保守政治家们正着力修正以“吉田主义”为代表的战后发展路线,加速推进与落实“安倍路线”。这一新的战略路线,核心目标是谋求摆脱“战后体制”,最终实现日本在经济、外交乃至军事上的“全面正常化”。目前,“安倍路线”的战略意图已经足够明确,即搭乘美国亚太“再平衡”的便车,积极谋求自身崛起,提升在日美同盟中的地位,进而争夺东亚地区的主导权。

基于双方的需求与目标设定,尽管具有明显的局限性,但安倍访美还是取得了两国原初设定的一些成果。通过首脑会晤,日美双方确认将打造“坚固的同盟”,做彼此“可以信赖的盟友”,以实际行动平衡同盟框架内的安全与经济因素,还不遗余力地对外显示了首脑间“良好的私人关系”。

有分析人士表示,安倍在美期间拒绝就日本二战罪责道歉,遭到各界人士猛烈抨击,成为访问一大败笔。在安全议题上,日美除频繁重申同盟重要性并发布不受欢迎的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外,并无有助地区局势稳定的实质成果。此外,两国在贸易谈判上仍存明显分歧。今年是二战结束和日本战败投降70周年。安倍及其政府一方面谋求解禁集体自卫权,一方面不愿正视历史,粉饰日本侵略暴行,在日本国内外引发忧虑和抗议。

日美力图“无缝”合作

在日本政府近年公布的安全文件中,“不确定性”“威胁”及“挑战”等字眼明显增多。日本政策界有这样一个逻辑,为了应对内外战略环境变化所带来的挑战,必须加快国家安全战略的转型。

日美同盟,是在1951年缔结的《日美安保条约》基础上形成的。1960年,由现任首相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主导修改的《日美安保条约》,明确提出美国对日本的防卫义务。冷战期间,《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主要的防范对象是苏联。1997年,再行修改的指针变为防范地区格局恶化,特别是应对朝鲜的威胁等。但是,支持进一步修改指针的意见认为,在合作内容及活动范围上,历史上两国达成的文件存在欠缺。

访美期间,日美两国首脑围绕新安全合作框架达成多项共识,力争通过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以构建可无缝应对安全环境变化的体制。4月27日,在日美外长及防长会议(“2+2会议”)上就修改该指针取得一致意见。这是日美两国时隔18年再次修改防卫合作指针。

重新修订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重在扩充合作内容及活动范围,旨在将自卫队和美军的合作扩大到全球规模,实现从平时到发生突发事件时的“无缝”合作。

第一,重在扩充合作内容及活动范围。1997年制定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将日本的安保环境划分为“平时”“周边事态”及“有事”,新指针则进一步明确了四种事态。(1)“平时”的概念包括非法占据离岛等并非受到他国武力攻击的“灰色地带”事态,日本应对共同进行警戒监视、训练中的美军提供防卫协作。(2)“重要影响事态”则避开了围绕“周边事态”解释范围的争议,在日本周边以外的地区也可为美军提供原油和弹药补给。(3)在新增的可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威胁存亡事态”发生时,即使日本没有受到直接攻击,日军也可基于集体自卫权与美军共同发起反击。(4)“有事”,即日本受到攻击或预计将受到攻击两种形态时,在岛屿防卫和陆海空联合作战方面进行紧密合作。

第二,意在强化日美同盟威慑力。安倍在5月8日的内阁会议上就日美两国达成的新防卫合作指针表示,“这是强化日美同盟威慑力和应对力的指针,展现21世纪强有力的盟友姿态。”

安倍政府急于解除海外派兵制约的手法和目的受到日本国内广泛质疑。《东京新闻》指出,新指针使得日本战后奉行的专守防卫国策名存实亡,自卫队应美国需要出现在热点地域反而助长地区紧张。

图为6月14日,在日本东京国会前,示威者手举反战标语参加集会。图片来源:新华社/美联

日本安全政策深刻调整

日本当前的安全战略与政策,是在“安倍路线”的框架下部署与实施的。值得注意的是,“安倍路线”又是在对“吉田主义”的反思与扬弃的基础上建构的。战败后,以吉田茂为首的日本政治家们接受失败的现实,基于对国家特性的重新认知和对侵略行为的反思,确立了以全力发展经济、轻军备以及对美协调诸原则为主要内容的“吉田主义”。吉田退任后,其基本战略设计得到有效继承,使日本完成了迈向国家繁荣的历史性任务。

战后日本安全政策的原型,是在“和平宪法”与《日美安保条约》双重规制下产生的“吉田主义”。与“吉田主义”不同,“安倍路线”则以明显的政治右倾化为依托,突出强调安全因素。一则,对实现“全面正常化”目标而言,右倾化构成“复兴”后日本的核心价值理念,与作为国家战略目标的“全面正常化”实则互为表里、相依相顾;二来,“安倍路线”尤为重视在安全上为日本“纠偏”。为保护其国家利益,日本将更为“自主地”制定安全战略,而深化日美同盟是重建日本安保的基石。

为实现上述战略设定,日本正实质性推进全面军事崛起。其基本的战略意图是以国防“正常化”甚至是军事大国化为目标,在谋求军事崛起时首先注重加速自主军事能力建设。与此同时,在“羽翼未丰”时,不能“战略冒进”,而是借助日美同盟强化来弥补自身实力的不足。二者的目标集成是增强能力、保障安全、提升地位与扩大影响力,为新时期日本的“强军工程”服务。

第一,加快自主国防能力建设。当前乃至今后,安倍内阁正积极谋求通过全方位的力量建设来推进其“强军工程”。开始探讨构筑超出实际防卫需要的、先发制人的作战力量,大幅加快了进攻性武器的发展力度和步伐。日本的军备建设也得以迅猛发展。与此相适应,在2015年度的防卫预算中,防卫相关费用再创历史新高。

第二,强化日美同盟,力图“借船出海”。对日本而言,美国是影响其安全战略成败的关键,致力于“再平衡”的美国希望日本尽快完成安全政策调整,对日本“全面正常化”有明显助推作用。与之相应,安倍政权在美国身上打的主意是积极配合,为己所用,目标是摆脱束缚,借机发展。展望未来,其对美奉行战略性利用的现实主义政策的一面将日渐显露。在最大限度地利用美国因素的同时,安倍内阁将毫不掩饰其强烈的战略主体意识,以强化自主防卫力量为基础,以战术性追随美国来谋求战略性摆脱美国。

由此可见,今后日本安全政策的演变,是在追求“正常化”目标基础上有选择地追随美国的动态过程。

7月16日,日本执政联盟控制的国会众议院全体会议不顾在野党和民众的反对,强行表决,通过了旨在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新安保法案。

当日,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就此表明我严重关切和严正立场。他说,日方加紧强化军事力量,大幅调整军事安全政策,不符合当今时代潮流和世界大势,不能不让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疑虑和质疑日本是否要放弃专守防卫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