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微信

首页 >> 时事讲堂 >> 以“中国制造2025”实施制造强国战略 >> 阅读

以“中国制造2025”为核心实施制造强国战略

2015-07-21 15:22 作者:张茉楠 来源:时事资料手册网刊 编辑:苏蕾
分享到:

张茉楠,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战略研究部副研究员,经济学博士后。主要从事全球及中国宏观经济、国际金融与货币体系以及创新战略等问题研究。近几年,先后主持并承担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自然科学基金、国务院研究室等的课题三十余项。

在新一轮工业革命竞技中,已经处于工业化中后期的中国,必须加快实现制造业由大变强的发展目标。加快制造强国建设,不仅是时代赋予制造业的历史使命,更是适应中国国情的战略抉择。国务院印发的《中国制造2025》为我国实现“变道超车”,重构竞争优势,加快技术升级、产业升级和价值链升级,迈向制造强国,指明了新的方向。

中国制造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与全新挑战

目前,中国制造面临比较优势减弱、生产过剩和转型升级乏力等困境以及全球新工业革命浪潮的全新挑战。

(一)中国制造低成本优势逐步衰减

本世纪以来,以跨国公司为主导的要素和产业价值链纵向分工方式的形成和高度细分化,使得产业间分工、产业内分工和产品内分工并存,由此推动了新一轮产业的国家间转移;产业链纵向的高度分工化,使发达国家跨国公司占据研发、品牌销售渠道等高端环节,而加工、组装、制造等劳动密集度高的产业环节被转移到像中国这样的低成本发展中国家。

当前,我国“人口红利”高峰期将过,劳动力供求关系将进一步逆转,会带来工资的进一步上涨。

我国已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但整体上看,我国工业生产技术水平和创新能力较低,技术与知识密集型产业的国际竞争力较弱,工业企业平均规模较小,可持续发展能力较差,许多传统产业还存在着“贫困化”增长的现象,大规模的投资带来的却是资本效率的下降。我国制造业劳动生产率、增加值率较低,在质量上与发达国家仍存在差距。

(二)中国制造面临新一轮全球技术和产业革命冲击

当前,我国劳动力成本上升、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不足、处于全球价值链低端等带来国际贸易利益分配失衡等问题,这对制造业升级提出诸多挑战。

金融危机之后,新一轮产业革命兴起,这既是一场数字化革命,更是价值链革命,将重新塑造全球产业竞争格局。美欧等国家和地区实施“再工业化”战略,促进制造业回流,信息技术、大数据、云计算等对我国产生前所未有的冲击。我国制造业面临“前堵后追”的双重挤压。

(三)制造业后发优势与创新投入严重不足

根据经合组织(OECD)数据库计算,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制造业基地,我国2013年制造业研发强度只有0.88%,而美国2008年已达3.3%,日本2009年已达4%。

在所有产业中,主要发达国家的高技术制造业研发强度最高,2007年美国达16.9%,2008年日本达10.5%。相比之下,我国高技术制造业研发强度仍显滞后。据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结果,2013年我国规模以上高技术制造业企业研发经费投入强度为1.75%。

全球主要发达国家制造业战略的新动向

(一)金融危机后各国推出制造强国战略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各国为了寻找促进经济增长的新出路,开始重新重视制造业。

美国政府出台《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等多项法案,提出优先支持高技术清洁能源产业,大力发展生物产业、新一代互联网产业,振兴汽车工业;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提出工业互联网革命,通过一个开放、全球化的网络将人、数据和机器连接起来。

2010年,欧盟提出“欧洲2020战略”,其中的“智能增长”涵盖了“再工业化”的主要内容。法、英等国制定相应“再工业化”战略。

德国政府积极推进以“智能工厂”为核心的“工业4.0”战略。“工业4.0”是将虚拟网络-物理系统技术一体化应用于制造业和物流行业,并在工业生产过程中使用物联网和服务技术。

日本于2009年推出新增长战略,提出重点发展环保型汽车、电力汽车和太阳能发电等产业。

(二)服务化是全球制造业发展的新趋势

制造业服务化,是指在经济全球化、客户需求个性化和现代科学技术与信息化快速发展条件下,出现的一种全新商业模式和生产组织方式,是制造与服务相融合的新产业形式。据麦肯锡发布的调查报告,西方发达国家普遍存在两个“70%”现象: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70%,制造服务业(即直接或间接为制造业提供中间服务的产业)占整个服务业的70%。

服务化成为引领制造业产业升级和保持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是制造业走向高级化的重要标志之一。制造业生产从传统产品制造,向提供产品与服务整体解决方案转变,生产、制造与研发、设计、售后的边界越来越模糊。

(三)规则与标准主导是未来全球竞争的核心

全球制造业竞争的方式已发生深刻变化,技术专利和标准控制成为重要的国际竞争工具。标准控制,尤其是关于安全、健康和环保等方面的标准控制,代表着掌控科技和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广东佛山美的集团美芝压缩机工厂的机械手在高效运转。(新华社记者 刘大伟 摄)

以“中国制造2025”为核心实施制造强国战略

我国必须实施制造强国战略,加快技术升级、产业升级和价值链升级,重塑国家创新系统创新能力,重构国家竞争优势。

(一)加快构建制造业国家创新体系

首先,对战略性新兴产业上下游的核心、关键及共性技术进行攻关,突破一批关键技术。

其次,围绕传统优势产业链部署创新链条。推动拥有核心和关键技术的传统企业集聚优势资源加速发展,带动整个传统优势产业转型升级。

第三,建立创新生态系统,快速高效整合产学研资源。一要建立多元参与的协同创新联盟,产学研合作集成研发能力,建立健全联合创新的体制机制;二要建立“研发服务于应用”的制造业创新生态体系,产学研共同投资面向市场的关键制造技术,清除先进制造工艺高效商业化的体制障碍;三要建立共享基础设施,加快技术转移的激励体制机制,防止人为技术壁垒和行业垄断,推动制造业规模化发展。

(二)将“中国制造2025”战略提升为强国战略

国务院印发的《中国制造2025》的基本思路,是借助工业技术和信息技术的结合改变我国制造业现状,使我国迈向制造强国。

首先,加强顶层设计,攻坚关键共性技术领域。一是制定我国先进制造业总体规划并设立领导小组,加强组织协调,积聚优势力量和科技资源,推动形成支持制造业技术创新的合力;二是制定关键共性技术发展路线图,推动3D打印、智能机器人、新能源汽车、新材料应用等技术创新和产业化应用;三是提升关键基础材料、核心基础零部件、先进基础工艺和产业技术基础发展水平,通过重点领域突破提升我国工业基础能力。

其次,加快推进制造业“两化”(工业化、信息化)深度融合,促进制造业智能化。要努力将信息产业的重心,由互联网内容及服务转到物联网及其智能联动上来。

第三,制造强国战略的核心是布局高端制造业。高端装备制造业是“国之重器”。实施制造强国战略,要加快推进重点行业结构调整。当前我国装备制造业发展基础坚实,企业国际竞争力明显增强,要积极推动装备制造“走出去”。

第四,把制定智能制造标准化作为智能制造的优先领域。把握智能制造发展特点和规律,整合国内标准化资源,借鉴相关国际经验,加快智能制造标准化体系建设。

(三)通过“制造+服务”提升价值链控制力

制造业服务化是我国制造业在国际市场上形成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是全球价值链当中的主要增值点,也是提升价值链控制力的焦点。发展现代服务业,实现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双轮驱动”,通过“服务”和发展知识密集型服务业,提升制造业的附加价值。以知识密集型为特点的生产性服务业不仅指研发新技术、新产品,还包括为推进生产经营管理方式的转变提供增值服务。需要以完善的市场环境为服务化转型保驾护航。面向制造业生产过程和产品的新技术研发、物流、技术支持、信息咨询、金融租赁和保险等服务需要完备的知识产权法规、健全的社会诚信体系、严格的监管体系作为保障。

(四)启动国家智能制造重大专项工程

智能制造已成为全球制造业发展的新趋势,智能设备和生产手段在未来将广泛替代传统生产方式。国家应启动实施智能制造专项工程。一是重点突破智能机器人及智能装备系统集成、设计、制造等核心技术研究。二是开展数字工厂应用示范。在全国范围内分行业分区域选取示范企业,给予支持,建设数字制造的示范工厂,发挥“种子作用”。三是推动制造业大数据应用。以行业龙头企业为先导,鼓励其应用大数据技术提升生产制造、供应链管理、产品营销及服务环节的智能决策水平和经营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