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微信

首页 >> 时事讲堂 >> 难民危机的根源及对欧盟的影响 >> 阅读

难民危机的根源及对欧盟的影响

2015-11-26 10:04 作者:沈孝泉 来源:新华社 编辑:班和平
分享到:

相关内容

沈孝泉,新华社高级编辑,原新华社巴黎分社社长,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1015,在德国柏林,一名等待登记的难民试图保暖。 新华社/美联

今年初以来,欧盟遭遇了空前规模的难民潮的强烈冲击。骇人听闻的悲惨事件接连不断:4月,一艘满载难民的船只在地中海沉没,造成800多人死亡;8月,在奥地利高速公路上,一辆冷冻货柜卡车内发现了70多具难民尸体;9月初,一名逃难的3岁叙利亚男孩尸体俯卧在地中海海滩上……这些惨烈的画面引起全世界的惊恐和不安。

欧盟(即欧洲联盟)是战后发展起来的欧洲区域一体化组织,目前有28个成员国。对于欧盟特别是西欧国家而言,大量难民的涌入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但是今年初以来涌入难民的数量和速度猛增的势头却令人措手不及。据欧洲边境管理局最新提供的数字,今年前9个月已有71万人以非法方式进入欧洲国家,这个数字是2014年28.2万人的两倍多。在这71万难民中有35万人是穿越地中海通过希腊的岛屿进入欧洲的,其余的人则是通过陆路进入欧洲。今年进入匈牙利的人数达到20.4万,是去年的13倍。

与此同时,向欧盟提出避难申请的数量也在暴增。欧盟统计局9月份提供的数字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共有21.32万人申请在欧盟避难,比第一季度增加了15%,同比增长则高达85%。

舆论普遍认为,这是二战以来欧洲遭遇的最大规模的难民浪潮,远远超出了欧洲的预期和承受能力。

 1016,在克罗地亚博托沃,难民向匈牙利边境行走。新华社/美联

欧盟遭遇难民潮的根源

欧盟陷入如此严峻的难民危机,究其原因,还需要把目光投向地处中东的叙利亚。叙利亚内战已经进入第5个年头,长期的战乱造成大批难民流离失所。一个人口2200多万的国家,却有将近800万人背井离乡,400多万人逃亡国外。滚滚而来的难民潮已经使叙利亚邻国黎巴嫩、约旦和土耳其不堪重负。于是,叙利亚难民转道涌向欧洲。欧盟境外合作行动局透露,今年初以来偷渡到欧洲的叙利亚难民有8.5万,申请到欧洲避难的叙利亚人达到27万。叙利亚难民成为涌向欧洲难民潮的“主力军”。

难民涌向欧洲的一个主要路径是地中海,欧洲与北非隔海相望,如果一切顺利,从北非经过几个小时的海上航行便可抵达意大利或希腊。调查表明,从地中海偷渡到欧洲的主要离岸地是利比亚,利比亚成为蛇头走私团伙的聚集地。这些依靠组织偷渡谋取暴利的团伙在这里能够无法无天,显然是利比亚长期以来处于“无政府状态”的结果,利比亚成为蛇头团伙为所欲为的天堂,地中海沿岸则成为失去管控的偷渡自由通道。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两个国家陷入长期动乱的地步,并且分别成为主要的难民来源地和难民偷渡的便利通道的呢?

自2010年底起,西亚北非一些国家相继发生了以推翻现政权为目标的社会和政治运动,西方政界和舆论界认为这是阿拉伯世界的一次革命浪潮,因而称之为“阿拉伯之春”。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利比亚和叙利亚。

利比亚在2011年2月中旬开始爆发反政府抗议活动。之后,反对派控制了该国第二大城市班加西的大部分地区。利比亚最高领导人卡扎菲发出警告,宣称要开枪屠杀示威者。3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决定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以保护利比亚抗议人民的安全。就在卡扎菲派遣精锐部队进攻班加西的关键时刻,法英两国率先向利比亚政府军发动空中打击行动。以北约名义发动的轰炸行动持续了半年之久,重创利比亚政府军,在西方强大的军事支持下,利比亚反政府武装节节取胜,先是占领了首都的黎波里,随后攻入卡扎菲老家苏尔特。10月20日,卡扎菲被反政府军捕获,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宣布其因伤重不治身亡,卡扎菲政权彻底垮台。

叙利亚的政治动荡始于2011年初,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爆发冲突。15名少年因在学校墙壁上画反政府的涂鸦被抓,引发了学生家长的示威游行,要求当局释放学生,同时还要求政府扩大民主、惩治腐败。政府作出强硬反应,逮捕了一些反政府人士。随后,冲突升级,反政府示威活动逐渐演变成了政府军与反对派之间的武装冲突,双方的伤亡不断增加。时至今日,叙利亚战乱进入第5个年头,战场上始终处于僵持局面。得到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武装力量如今已经控制了叙利亚的半壁江山。

难民潮对欧盟的影响

这场难民危机是近年来继债务危机和乌克兰危机之后,欧洲所遭受的第三次重创。这场危机对欧盟产生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既是现实的也是长远的,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难民危机对经济困难的欧盟是雪上加霜。2010年起欧盟陷入了严重的主权债务危机。这场危机是由南欧国家希腊引发的,随后波及其他欧洲国家。欧盟竭尽全力对希腊进行救助,才勉强维护了欧元区的完整。经历了债务危机的冲击,欧盟各国都在压缩财政开支、摆脱经济衰退和促进经济增长。接待大批外来难民,需要巨额财政的支持,这对于财政上捉襟见肘的欧盟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鉴于此,不少国家政府在接收难民问题上表现出犹豫不决和口是心非。

第二,难民潮引发了欧盟各国内部的政治和社会动荡。接纳外来移民在欧盟国家始终是一个敏感话题。排斥外来移民在这些国家拥有一定的民意基础,特别是在当前各国经济不景气、失业率居高不下、民众购买力普遍下降的情况下,拒绝外来移民的呼声日益高涨。因此,各国政府从道义上表示欢迎外来移民,但是实际操作中必须照顾民众中“反移民”潮流,避免引发社会不稳定。在德国和其他西欧国家已经陆续发生了支持接纳移民和反移民的两派民众之间情绪发泄性的对抗事件,严重影响了社会稳定。在英法海底隧道出口加莱地区以及中东欧国家边界地区和城市火车站等公共场所发生了众多难民同警方冲突事件,也给当地社会秩序造成了极坏影响。

第三,难民潮引发欧盟各国对恐怖主义的担忧。欧盟各国在难民潮背后看到了国际恐怖主义的阴影。“伊斯兰国”组织头目今年初曾威胁说,“难民潮炸弹”将把欧洲搅得动荡不安。这并非口头上的威胁,而是现实。

今年1月7日法国首都巴黎连续三天发生了暴力恐怖枪击事件,恐怖分子连续袭击《沙尔利周刊》编辑部和郊区一个犹太人的超市,总共造成17人死于非命。这起惨烈血案震惊了世界。警方调查显示,这是一起由“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直接组织和策划的暴恐事件,目的是报复法国政府的反恐行动。据有关情报分析,实施或者计划实施暴恐行动的人中,很多是欧洲国家那些接受了极端宗教信念的年轻人,他们曾前往叙利亚等国参加过“圣战”,其中一些人则“带着任务”回流到欧洲,寻机作案。这无疑对欧洲的安全构成了直接的威胁,对广大民众造成了极大的心理恐慌,对各国政府、特别是防恐部门构成了极大的压力。

第四,难民潮造成了新老欧洲的分裂。面对空前规模的难民浪潮,欧盟各国的态度并不一致,甚至大相径庭。这种分歧主要表现在新老欧洲之间。所谓新欧洲即冷战结束后入盟的中东欧国家,老欧洲是指目前在欧盟内居主流地位的西欧国家。欧盟在今年5月就制定了应对难民潮的计划,主要内容是欧盟各成员国分摊和安置4万名难民,但是这一计划以及后来的安置计划都没有得到各成员国的一致赞同。德国是接纳难民最“慷慨”的国家,默克尔总理提出准备接纳80万名难民。但是,匈牙利、波兰、捷克和斯洛伐克等中东欧国家政府一直表示反对欧盟的安置计划。

欧盟各成员国对难民问题的态度不一,欧盟作为一个整体难以提出和执行统一的政策,因而反应迟缓、行动不力。

第五,难民潮对欧洲一体化构成了冲击。欧洲一体化从二战结束后开始,至今已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发展过程。从一个只有6个西欧国家的共同市场,发展成为一个拥有28个成员国和单一货币欧元的地区性国家联合体——欧盟,并朝着政治联盟的方向迈进。但是,这场难民潮却对欧洲一体化迄今为止取得的成果产生了冲击,集中体现在各成员国囿于维护自身利益而难以在一些重大问题上采取共同立场,在关键时刻缺少团结互助的精神,欧盟作为一个超国家机构对各成员国缺乏足够的权威性和约束力。这集中体现在对欧盟1985年签订的《申根协定》的冲击上,《申根协定》的宗旨是鼓励各成员国的人员自由流动,但各国利益差异导致对这一协定的争议不断,要求添加更加严厉限制条款的呼声日益高涨。这场难民潮无疑使得《申根协定》更加富有争议。

无论2010年的债务危机,还是去年的乌克兰危机,以及这次的难民危机,对欧洲来说都是严峻的挑战。历史表明,欧洲一体化始终是在不断克服危机的过程中推进的,因此,欧盟有必要、也有能力来接受这次难民潮的挑战,在化解危机中求得新生。